牛隻進食海藻能削減全球溫室氣體排放

(圖:Rob Kinley)

為了解決人類養殖過多動物造成的環境影響,多年來科學家想盡辦法,甚至使用粒子科學製造擁有肉香及肉汁的素牛肉,嘗試減少人類對肉類的依靠。但澳洲一名科學家,最近卻發現了一個方法,能在不改變人類根深蒂固的習慣同時,從問題的根本解決排放危機。

全球畜牧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佔全球人為總排放量的 14.5%,這等同每年排放 71 億噸的二氧化碳,比美國全國 53.3 億噸的排放量還高。不過,近年多國在討論減少排放時,卻很少提及到這個環境影響深遠的行業。

但澳洲一名教授的發現,卻有可能從此解決農場氣體排放的問題;詹姆士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的水產養殖教授洛基·德尼斯(Rocky De Nys)發現,在牛的飼料中加入少量乾燥海藻,可降低牛隻 99% 的氣體排放量。

原理是因為牛隻所進食的植物在胃中發酵,產生壓力,然後氣體自然排出體外,而海藻則能在牛隻胃部起作用,阻止甲烷產生。而且所需的海藻數量並不多,只需在飼料中灑上一層薄薄的海藻,便能達到效果。

德尼斯解釋:「海藻經收集後烘乾,然後灑在飼料上,就像人類在食物中加入香草和香料一樣。我們目前已得到羊隻實驗的結果, 連續 72 天為羊隻餵食 2% 的蘆筍藻(asparagopsis)後,它們產生的甲烷減少 50-70%。」

(圖:Rob Kinley)
(圖:Rob Kinley)

改變現狀

那這能改變現狀嗎?農業及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科學家洛博·建利(Rob Kinley)認為答案是肯定的。

但還有一個問題:數量。即使如德尼斯所說,只需在飼料上灑上少量海藻。但當考慮到畜牧業的規模,就會發現這個數量依然非常之大,無法以野生海藻滿足。

他說:「野外收集海藻將無法滿足需求,主要因為成本太高且來源不夠多,所以我們必需尋找人工養殖海藻的合作夥伴。我們進展到下一階段的速度,就取決於我們的資金⋯⋯資金越多、我們完成的速度就越快。如果我們獲足夠的支持,三年內便可將海藻推出市場。」

然而,需要謹記的是,這只能減少畜牧業的排放量,而不能減少畜牧所需的食水及食物,以及肉類批發、運輸及處理所造成的污染。無可否認,肉類是地球上最不環保的食物來源,所以即使我們開始給牛餵食海藻,對未來可持續發展來說,減少全球肉類消費量依然是最重要的解決方案。

 

參考資料:

  • Kinley, R., de Nys, R., Vucko, M., Machado, L. & Tomkins, N. (2016). The red macroalgae Asparagopsis taxiformis is a potent natural antimethanogenic that reduces methane production during in vitro fermentation with rumen fluid. Animal Production Science, 56 (3). pp. 282-289
  • Gerber, P. J., H. Steinfeld, B. Henderson, A. Mottet, C. Opio, J. Dijkman, A. Falcucci & G. Tempio. (2013). Tackling climate change through livestock – a global assessment of emissions and mitigation opportunitie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115 pp.
王瑾瑜
王瑾瑜 81 文章
明日科學見習編輯,科大生化系畢業,現於美國攻讀博士學位。熱愛科幻小說,希望能將最新最前沿的生物醫學科技新聞傳達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