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在旦夕:全球溫度升幅將超越 1.5 度上限

在去年的巴黎聯合國氣候峰會中,多國領袖聯手釐訂了歷史性的《巴黎協議》,承諾合作逆轉全球暖化,讓 2100 年前,全球氣溫升幅不超出 1.5 度的上限,從而限制氣候變化帶來的危險及影響。

這項協議獲得了全球傳媒及大眾的美譽,被廣泛視為「拯救地球最後、最佳的機會」。氣象學家們對多國政府付出的努力,亦感到十分欣慰。但事隔一年,科學家卻發現,我們要維持 1.5 度的上限已經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危在旦夕

2015 年,全球氣溫相比工業化前的水平,已超出 1.05 度,被全球氣象組織稱為史上最熱的一年。但今年的溫度卻竟然比去年更高,在本年二月及三月甚至一度比工業化前水平高出 1.38 度,讓人驚覺 1.5 度的上限已近在咫尺。

以墨爾本大學最近發表的資料計算,如我們不立即減低排放量,地球將於 2024 年超越去年訂下的 1.5 度上限,然後於 2036 年超出 2 度。

墨爾本大學氣候研究員安德魯·卡因(Andrew King)解釋:「巴黎協議訂立 1.5 度上限的目的,是讓我們能避免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而暖化溫度越高,我們承受的後果便越嚴重。」

大堡礁出現漂白現象 (圖:Slate)
大堡礁出現漂白現象 (圖:Slate)

後果嚴重

最近一項研究發現,導致 35,000 人身亡的 2003 年歐洲熱浪,也是由人類所致的氣候變化有關。而全球暖化更加是造成今年大堡礁脫色的元凶。

卡因警告指,這些現象只是氣候變化的序幕,如果地球溫度繼續上升,情況將會變得更差,甚至造成大型絕種現象,引致自然界失衡,嚴重影響人類生存的條件。他表示,即使我們難以緊守《巴黎協議》的目標,政府也不應就此放棄,更應加快潔淨能源的發展:「我們現在所做的越多,未來承受的後果便越少。」

同時他希望增加大眾對氣候變化嚴重性的認知,讓他們明白問題關乎人類存亡:「就如伊恩·史提華(Ian Stewart)曾說,地球在四億五千萬年內,見證了多次災難性的改變,卻仍然繼續孕育著生命;我們應該憂心的,並非地球,而是我們自己。」

參考資料:

  1. King, Andrew, Can we limit global warming to 1.5 degre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2016
一遙
明日科學編輯,愛丁堡大學神經語言學學生,精通五國語言,熱愛科學科技。夢想是以所學的知識連接世界文化,為明天的世界帶來正面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