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了數十萬人生命的不死細胞——「海拉細胞」

海拉細胞(圖:Notey)

試想像一下你是一位 1950 年代的醫生,於醫學研究所進行研究工作。某天,你意外遇到一位患有高度惡性子官頸癌的病人,並收集了她的細胞用作研究用途。經過分析後,你發現這個細胞比起正常的細胞,有著無限分裂且不會死亡的特性。

於 1950 年代,收集病人體內的細胞是合法的。而當時亦沒有徵求病人同意的習慣。對於「不死細胞」的出現,在當時而言,是你從未見過,甚至全世界的人亦未曾聽聞的新事物。你會怎樣選擇呢?

對於 George Orro Gey 來說, 這是個簡單不過的問題:身為科學家的他決定收集患者的癌細胞並培養出更多癌細胞以作研究之用。

而海瑞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這位不幸患上子官頸癌的女士,便從此改革了醫學及生物學研究。

(圖:文學城)

醫學革命的誕生

海瑞塔‧拉克斯的細胞一面世,就被科學界命名為海拉細胞(HeLa cells)。儘管距離「海拉細胞」的誕生已經過了 60 多年,但這個獨特的細胞系仍然被科學界廣泛應用,多年來被複製過億次。這是由於「海拉細胞」是首個能被放置於體外(in vitro)並成功生長的細胞,為現代醫學基礎。

如果你有聽聞過小兒麻痺症疫苗(polio vaccine),就應該感謝「海拉細胞」的發現。由 1840 至 1950 年,小兒麻痺症是一種致命的流行病,有很多小孩因此而終身癱瘓,當年的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Roosevelt) 亦難逃厄運。直至 1952 年,病毒學家喬納斯·索爾克 (Jonas Salk)利用了海拉細胞容易被病毒感染的特性,將其用作病毒研究,發明了小兒麻痺症疫苗。

影響深遠

自 1988 年,小兒麻痺症疫苗經已預防了 650,000 個死亡案例,並降低一千三百萬人患上終身麻痺的風險。如沒有不死的「海拉細胞」,這一切都沒有可能成功。

海拉細胞為病毒學打造了奠基石,但她的作用當然不止如此;她甚至容許科學家進行癌細胞、人類基因組、肺結核、人類乳頭瘤病毒、愛滋病病毒、柏金遜甚至與化妝品方面的研究,影響非常深遠。

海瑞塔‧拉克斯對現代醫學的貢獻良多,沒有了她的細胞,很難想像今天醫學發展會是怎樣。

 

參考資料:

Skloot, Rebecca (2010), 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 New York City: Random House

奕晞
實習編輯,英國諾丁漢大學微生物學學生,專注研究傳染病與免疫學,目前努力畢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