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發現抑癌基因 p53 預防癌症的具體機制

該研究的主要研究人員。由左至右分別為Andreas Strasser教授、Marco Herold副教授與Ana Janic博士。( 來源: WEHI )

一般正常細胞的生長、分裂與凋亡皆受到嚴格控制。牽涉其中的基因種類繁多,但可大致區分為:扮演「油門」角色的「原致癌基因」 ( proto-oncogene ) 與具有「煞車」功能的「抑癌基因」( tumour suppressor gene ) 兩大類。

兩者通常因為突變,而成為不受控制的致癌基因或失去功能的抑癌基因。細胞必須同時具備突變的兩種基因方可能癌化。

常見的 p53 便是抑癌基因中的一員,其突變型可在多種癌症中發現。一般認為在未突變前,其可藉由中止細胞生長週期與誘導細胞凋亡,以預防細胞因為帶有受損的 DNA 而癌化。

p53 的防癌能力雖然於 30 年前發現,但直至數月前科學家一直未能發現其具體的防癌機制。

MLH1 與 DNA 修復相關

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 (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 與霍爾醫學研究院 ( Walter and Eliza Hall Institute,WEHI ) 研究人員近日則在 B 細胞淋巴癌中,發現了 p53 預防細胞癌化的機制。

MLH1是一種與 DNA 修復密切相關的基因,研究中發現其亦為 p53 的下游調控基因之一。此一途徑是否同樣存在於常帶有 p53 突變的直腸與胰臟癌中,仍有待深入研究。

然而一項可能的臨床應用,則是醫療人員在治療帶有 p53 突變的癌症案例時,應避免選用如化學治療等,可能造成 MLH1 突變的治療方式,以防止疾病進一步惡化。

 

參考資料:

  1. Janic A, et al. (2018, June 11). DNA repair processes are critical mediators of p53-dependent tumor suppression. Nature Medicine.
  2. Critchley C. (2018, June12). Our cancer preventing genes revealed. Pursuit,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CT Kao
實習編輯。生物學學士,哲學碩士,主要研究興趣包括:演化倫理學、後設倫理學、生物學史與生物學哲學及科學哲學。除英語外,正積極學習德語、法語、阿提卡希臘語及古典拉丁語,為往後研究之路作準備。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