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Shutterstock)

美國一位在警局工作的男子克里斯·朗(Chris Long),四年前因急性骨髓性白血症(myeloid leukemia),而接受了一名德國捐贈者的骨髓移植,根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報導指出,朗目前體內某些部分同時具有自身與捐贈者的 DNA,更令人驚訝的是,他的精子 DNA 完全來自捐贈者。

骨髓移植

在骨髓移植的過程中,捐贈者的造血幹細胞會取代患者無法正常運作的造血細胞,藉此恢復患者的血液供應,因此其血液中的細胞 DNA 會帶有捐贈者 DNA 是完全可預期的事。但朗的同事,蕾妮·羅梅羅法醫(Renee Romero)認為骨髓捐贈可能會影響身體其他部位的細胞 DNA,因此在朗接受移植前採集他身體各部位的 DNA 檢體,希望能作為後續的比較研究。

手術結束後,該團隊再次採集朗身體各處的 DNA 檢體進行比較,結果發現在嘴唇、臉頰、舌頭等部位同時含有朗自身與捐贈者的 DNA;而他的胸部、頭髮等處則只有自身的 DNA。最令人驚訝的是,在手術結束四年後,朗的精子 DNA 完全來自捐贈者。

影響與可能性

《紐約時報》諮詢的三位骨髓移植專家都認為,患者受贈者的精子出現捐贈者的 DNA是不可能的。而在加州大學大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執行該手術的梅爾達德·阿貝迪醫師(Mehrdad Abedi)也表示,該名患者的特殊情況,可能是由於朗在手術前就已接受過結紮手術而導致的。

雖然此案例相當稀有,但也對法醫未來在案發現場採集 DNA 的可信度造成影響。在過去的許多案例中,已出現過骨髓捐贈者的 DNA 出現在案發現場的例子,但因捐贈者與受贈者的 DNA 會同時出現,法醫仍然有正確的 DNA 可以找出罪犯。而若未來性侵事件中的罪犯也曾受過捐贈手術,而且出現了如朗的特殊情況,可能會導致冤獄的發生。因此無疑會對未來的 DNA 採證作業造成影響。

參考資料:

  1. After bone marrow transplant, man’s semen contains only donor’s DNA. (2019, December 13).  Futurism
  2. Murphy, H. (2019, December 12). When a DNA Test Says You’re a Younger Man, Who Lives 5,000 Miles Away. The New York Times
You May Also Like

拯救了數十萬人生命的不死細胞——「海拉細胞」

試想像一下你是一位 1950 年代的醫生,於醫學研究所進行研究工作。某天,你意外遇到一位患有高度惡性…

研究證實:長時間接觸藍光會傷害眼睛,甚至導致失明

電子產品雖然方便,不過螢幕上的藍光,卻會造成眼睛的健康問題。美國一項研究證實,長時間暴露在藍光下,不…

「傷心」不僅是情緒,還能傷害心臟,對健康造成長期損傷

當人面臨嚴重心理壓力,例如當摯愛之人逝去時,往往會感到「傷心」或「心痛」。大眾普遍認為,這只是一種情…

Dyson 用十天設計出呼吸器,將協助英國對抗武漢肺炎疫情

英國 Dyson 公司以其吸塵器與吹風機聞名。該公司已在短短 10 天內設計出一種新型的呼吸器—— …

睡眠時的腦波能淨化神經元

科學家開始認識到:睡眠可能有益大腦健康。透過組織液的流動,可以沖走神經元周圍的蛋白質和廢物的有害堆積…

武漢肺炎後遺症:肺功能大幅降低,快走時會喘

香港醫院管理局近期針對香港境內首批武漢肺炎復原的患者進行後續追蹤,發現部分復原患者的肺功能大幅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