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超辣植物或能製成強效止痛劑,用於安寧療護的疼痛控制

龍骨木(圖:GETTY IMAGES)

原產於摩洛哥的類仙人掌植物「龍骨木」(又名樹脂大戟),是世界上辣度最高的植物。科學家發現,其內含物質可直接破壞痛覺神經末梢,以緩解疼痛,或許能製成強效止痛劑,以幫助安寧療護及重症患者的疼痛控制。

根據史高維爾辣度指標(Scoville Scale of Hotness),龍骨木的活性成分「樹脂毒素」(reiniferatoxin,RTX)辣度高達 160 億單位。比世界最辣的卡羅萊納死神辣椒(Carolina reaper)辣 1 萬倍,比哈瓦納辣椒辣 4.5 萬倍,比墨西哥辣椒還要辣 450 萬倍。

止痛機轉

龍骨木所含的樹脂毒素是一種類辣椒素,但比辣椒素還要強 500 到 1000 倍,可讓咀嚼龍骨木的哺乳類動物失去行為能力。而這種毒素也是一種具有前景的止痛劑。將樹脂毒素注射到疼痛的關節,就能破壞傳輸痛覺的神經末端。因此,醫學界可以用這種毒素製成更有效的止痛劑,以取代鴉片類止痛劑。

人體充滿各種感覺神經元。有些對輕觸特別敏感,有些能傳遞關節位置改變的訊號,而有些只能對組織受傷或是燒傷等刺激產生反應。樹脂毒素不會無故破壞全部的神經元,這種毒素只結合特定痛覺神經末梢的受器 TRPV1(Transient Receptor Potential Cation Channel subfamily V member 1)。當樹脂毒素結合 TRPV1 受器,能將神經細胞的離子通道打開,讓成堆的鈣離子湧入,使得神經細胞因為中毒而失去活性。

但樹脂毒素不會影響其他感覺神經元,因為樹脂毒素對 TRPV1 受器具有高度的專一性。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 San Diego)麻醉學兼藥理學教授湯尼·亞克希博士(Tony Yaksh)表示:「所以就產生了選擇性,因為它只作用在 TRPV1 受器,而 TRPV1 受器只存在於某些只傳遞痛覺的神經元。因此,我們可以選擇性的消除疼痛,同時不影響其他感覺的傳導,例如輕微觸覺或行走能力。」

因此,如果想要減輕膝蓋疼痛,可以直接將樹脂毒素注射到關節組織。因為注射時會造成劇烈的疼痛,因此必須先對患者進行麻醉。但幾個小時之後,痛覺就會消失,患者的膝蓋最終將對疼痛失去知覺。

疼痛控制

研究人員已經在狗身上完成實驗。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麥可爾·亞達蘿拉博士(Michael Iadarola)表示,這種方法相當有效,實驗之前動物原本跛行,注射後可以四處奔跑,而且效果比預期的更久,其平均值約為五個月。其中一隻狗的效果甚至長達 18 個月。

關節注射是非常有針對性的治療方式,而樹脂毒素也有機會應用於癌症患者等範圍更廣泛的慢性疼痛。癌症患者在癌末時經常伴隨劇烈疼痛,或許樹脂毒素也能用於安寧療護。事實上,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正針對骨癌患者進行相關的試驗。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麻醉學家安德魯·曼尼斯醫師(Andrew Mannes)表示:「我們使用與脊髓麻醉相同的技術,以樹脂毒素進行治療。但不要真的注射到脊髓中,而是注射到包圍脊柱的液體,因為如果直接注射會造成脊髓損傷。這些患者在接受治療時都必須麻醉,患者清醒後也需要短時間服用止痛劑,這能幫助患者度過療程中最難熬的部分。在接下來的數小時,疼痛會逐漸緩解,最終患者不再感到疼痛。」

在疼痛控制方面,樹脂毒素的工作原理和直接注射到某特定部位(例如膝蓋)的方法並無差異。但因為其注射的範圍位於中樞神經系統,因此更能控制疼痛。

疼痛也有生理意義

疼痛的發生是有原因的,能幫助保護身體免於受到更大的傷害。當疼痛發生時,人們當然想要緩解疼痛感,但如果藥效太強可能會導致其他負面的影響。

膝蓋疼痛的患者,只會麻醉局部部位,所以身體的其他部位還是可以感受到痛覺。對於癌末的患者,則注射在脊柱部位,這能帶給他們更有效的疼痛緩解。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神經外科醫師約翰·黑斯(John Heiss)表示:「我們正在對癌末患者使用這類療法,這些患者已經試過所有方法,但仍無法緩解疼痛。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只准許我們使用在癌末患者身上,因為當你阻止了痛覺及溫度感覺傳遞時,可能會產生其他負面的影響。」

樹脂毒素的專一性

樹脂毒素的療效主要在於其專一性。可將其想像成直接瞄準疼痛的狙擊手,相較之下,鴉片類止痛劑則可類比為手榴彈。鴉片類止痛劑的受器遍佈全身,而不是某種特殊的感覺神經元。曼尼斯醫師表示:「因此當病患使用鴉片類止痛劑時,同時可能產生便秘、鎮靜等副作用,或許也會有呼吸抑制的情形。」

也因此,鴉片類止痛劑需要持續使用,但樹脂毒素則不需要。曼尼斯醫師表示:「只要給藥一次之後,其療效可持續很長時間,因為神經纖維被破壞。但需要注意的是,這個效果無法被加強。不過也因為效果無法加乘,所以沒有成癮的可能性。」

不過,若樹脂毒素製成的藥物未來普及,也不能用於緩解日常的疼痛,因為這是專用於重症的強效藥物。但透過從源頭對疼痛的控制,這種植物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減少使用鴉片類藥物,或是其他類似的止痛劑。

 

參考資料:

  1. Matt Simonmatt Simon. (2018.Nov. 14). The Chemical Is So Hot It Destroys Nerve Endings-In A Good Way. Wired.

 

李依涵
李依涵 24 文章
任職於台北的醫院,閒暇之餘喜歡寫作、讀書,喜歡看一些新奇的知識。特別對醫學、生物、生化、生物科技、環境有興趣。有任何問題請不吝聯繫,與人交流經驗是很棒的題材。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