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疫情竟造成某些國家污染和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

衛星觀測到中國在二月份隔離期間二氧化氮濃度大幅降低(圖:NASA Earth Observatory)

某些國家為了阻止新冠病毒傳播而嚴格封鎖,卻帶來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例如在威尼斯,原本混濁的運河變得清澈,並使得某些國家的污染和溫室氣體排放量顯著下降。儘管情勢嚴峻,但科學家表示,這對全球因應氣候變遷提供寶貴的一課。

排放降低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應用研究聯盟 CoolClimate Network 的計畫主持人克里斯托弗·瓊斯博士(Christopher Jones)表示:「如果我們能像防範大規模傳染病一樣思考如何為氣候變遷做準備,以此幫助我們預防未來的危機,也許就會有正面的結果。我認為這次有些教訓可能非常有用。」

新冠病毒大流行,迫使中國和義大利封鎖邊界並限制民眾活動以控制感染率。衛星觀測結果顯示,這項臨時措施大幅減少了有害的排放物。新冠病毒熱點地區的工業活動停頓了,旅遊禁令意味著部分地區的空中、鐵路和公路交通被暫停或縮減。

瓊斯博士表示:「二氧化碳與工業活動、發電和運輸息息相關,因此,任何影響這些活動的事物也會影響溫室氣體。」

芬蘭能源與清淨空氣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分析師勞裡·梅利維塔(Lauri Myllyvirta)表示,從一月下旬開始的四周內,與去年同期相比,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了 25%。梅利維塔的分析還發現,某些產業的運作萎縮了 15% 至 40%,發電廠的煤炭消耗減少了 36%。

二氧化氮

美國太空總署(NASA)和歐洲太空總署(European Space Agency)共同營運的污染監測衛星在二月實施隔離的兩週內觀察到,中國的空氣污染急劇減少。衛星從 1 月 1 日至 1 月 20 日(隔離前)以及從 2 月 10 日至 2 月 25 日(隔離期間),分別測量了汽車、發電廠和工業設施釋放的二氧化氮濃度。

一月還停駐在中國上空的二氧化氮雲,似乎在二月數百萬人因疫情被隔離而消散了。NASA 科學家表示,在 2008 年經濟衰退期間,一些國家也觀察到類似的排放降低,但是在隔離期間,中國空氣污染降低得尤為迅速。義大利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也急劇下降,特別是義大利北部地區,當地北部倫巴底地區(Lombardy)的新冠病毒案例在三月初激增。

二氧化氮會刺激肺部,吸入會增加哮喘和肺炎的風險。儘管該有害氣體不被認為是導致氣候變化的主要因素,但研究二氧化氮在大氣中的濃度,可以幫助科學家了解其他溫室氣體排放。

曇花一現?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可持續城市發展中心(Center for Sustainable Urban Development)聯合主任賈桂琳·克洛普博士(Jacqueline Klopp)表示,預期由於隔離措施,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將直線下降,人們待在家中,實際上阻止了許多導致溫室氣體排放和其他污染的活動。

但是專家警告,觀察到的減排量只是暫時的現象,而且隨著經濟活動的復甦,排放量也將反彈上升,除非這段期間大量基礎設施或社會行為模式的改變被保留。

克洛普博士表示,這種大流行可能使公司和政府意識到,包括氣候變化在內的對人類的其他威脅可能同樣具有破壞性,因此必須制定因應措施。

她表示:「隨著經濟活動停滯或重新啟動,我們在這個時刻可能要思考我們的價值。我們是要回到現狀,還是要解決這些重大的結構性問題,調整經濟結構,減少排放和污染?」

參考資料:

  1. Chow, D. (2020, March 19). Coronavirus shutdowns have unintended climate benefits: cleaner air, clearer water. Retrieved March 23, 2020.
  2. Myllyvirta, L. (2020, February 19). Analysis: Coronavirus has temporarily reduced China’s CO2 emissions by a quarter. CarbonBrief
    Mooney, C., et al., (2020, March 13). Pollution is plummeting in Italy in the wake of coronavirus, emissions data show. The Washington Post
EA
實習編輯,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在生活的庸碌中探索理想、生活還有理想的生活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