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含 BPA 的產品未必安全!研究指出 BPA 替代品同樣有生殖毒性

BPA 替代品同樣有生殖毒性(圖:華盛頓州立大學)

許多塑膠業者因 BPA 的生殖毒性,紛紛以其他化合物替代,並標榜產品「不含BPA」,以緩解消費者的購買疑慮。然而,一項新的研究指出,這些 BPA 替代品其實也同樣具有生殖毒性,且能延續數個世代。

BPA 的用途廣泛

雙酚 A(Bisphenol A,BPA),由於能使最終產品保持一定的韌性,卻又呈現透明清澈的色澤,廣泛應用於塑膠製保溫瓶、水杯、兒童玩具、食物罐頭內襯、醫療器材等聚碳酸酯(polycarbonate, PC)塑膠製品中,甚至也被用於信用卡簽單所使用的熱感應紙。

BPA 應用範圍之廣,2003 至 2004 年間,美國疾管局(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所主導的一項研究,發現逾九成的美國人血液中,皆可發現 BPA 的蹤跡,不過該報告並未明確表示,其含量足以對人體健康造成任何危害。

干擾減數分裂

2003年,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生殖生物學家派翠西亞·杭特博士(Patricia Hunt)進行了一項與 BPA 無關的小鼠生殖實驗。卻意外發現因實驗需要所飼養的母鼠及其後代中,染色體異常現象十分普遍。深入探查的結果,矛頭直指飼養老鼠的塑膠容器滲出的 BPA。

在此之後,眾多後續研究更確認 BPA 會干擾細胞的減數分裂(meiosis),這種細胞分裂方式是產生精子與卵子等生殖細胞的重要過程。在有健康風險的疑慮下,美國疾管局於是禁止 BPA 用於嬰幼童水壺與水杯的製作,業者也紛紛推出不含 BPA 的塑膠產品,以緩解消費者疑慮。

BPA 替代品

不過在最近的實驗中,小鼠的染色體異常現象仍然存在。杭特博士與其同事於是決定直接針對常見的 BPA 替代品,如雙酚S(Bisphenol S,BPS)與二苯碸(diphenyl sulfone)進行研究。研究發現,這些替代品同樣也會干擾減數分裂,而且效果不僅侷限於母親與子代,甚至可持續數個世代。

與 BPA 相似,一般人在正常狀況下所接觸到的 BPA 替代品含量,是否足以干擾減數分裂仍有爭議。但杭特博士等人認為,大眾應對標榜「不含 BPA」的產品保持同樣的謹慎態度。

實驗可信度的疑慮

杭特博士的這項發現,也引起學界對於過往 BPA 相關研究成果的質疑。因為過往的研究,幾乎沒有人會特別阻絕塑膠容器中滲出的 BPA 與其替代品,這意味著對照組中的實驗動物其實也同樣受到汙染。這在研究 BPA 是否具生殖毒性的實驗中尤為重要,因為研究人員將難以鑑別實驗組與對照組間的差異。而杭特博士因研究主題的需要,在實驗中使用的生殖細胞對此類化學物質較敏感,然而在其他非生殖實驗中,BPA 與其替代品雖無已知的影響,但也徒增實驗中未受控制的變因。

 

參考資料:

  1. S. Horan, et al. (2018, September 24). “Replacement Bisphenols Adversely Affect Mouse Gametogenesis with Consequences for Subsequent Generations.” Curr. Biol. 28: 18, pp. 2948-2954.
  2. F. Service. (2018, September 13). “BPA substitutes may be just as bad as the popular consumer plastic.” Science│AAAS.
  3. Sorensen. (2018, September 13). “WSU researchers see new plastics causing reproductive woes of old plastics.” WSU News.
  4. Cornwall, W. (2017 Feburary 10). Rules of evidence.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355.6325.564
高敬堂
高敬堂 49 文章
實習編輯。生物學學士,哲學碩士,主要研究興趣包括:演化倫理學、後設倫理學、生物學史與生物學哲學及科學哲學。除英語外,正積極學習德語、法語、阿提卡希臘語及古典拉丁語,為往後研究之路作準備。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