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現象中不乏一些嚴重的社會問題。在美國,各地警方和反家暴組織均表示,疫情期間家暴個案明顯增多。美國首都華盛頓民間組織亞太預防家暴資源項目透露,從2月份以來,組織收到的求助比平時多了40%。

據美國洛杉磯當地反家庭暴力組織透露,自從居家令頒布以來,洛杉磯地區遭受身體和語言的家庭暴力案件明顯增多,向該組織尋求幫助的人數比之前增加了20%。除了我們熟悉的語言、肢體暴力,不常被討論的婚內強姦(marital rape)也在其中。

被忽視的婚內強姦

婚內強姦是指與自己的伴侶(主要是指女性伴侶)發生違背其意願的性關係。在性生活中違背伴侶的意願或沒有獲得伴侶的同意,是其中的關鍵。

英國研究指出,10%-14%的已婚或同居女性至少經歷過一次來自伴侶的強姦企圖,而這個數據應該是大大低於實際值的,因為很多女性並不會把婚內強姦當作強姦的一種,她們甚至會認為滿足伴侶的每一次性需求是“妻子的責任”。

事實是,在所有類型的強姦中(陌生人強姦、熟人強姦、約會強姦),婚內強姦是最普遍的。對於已婚或同居女性來說,遭到伴侶強姦的概率是遭到陌生人強姦的概率的4倍。

侵犯者通常會使用一定的策略來使被侵犯者就範,婚內強姦可能是暴力的,也可能是非暴力的,比如妻子的“屈從”。

在非暴力類型的婚內強姦中,丈夫通常會用語言上的脅迫使妻子“同意”進行性行為,通過所謂“妻子的責任”這樣的話術或自己在這段關係中壓倒性的權力來使伴侶就範。

暴力型的婚內強姦,還可被細分為虐待型、強迫型和癡迷型

虐待型是最常見的暴力婚內強姦,使用這種方式的丈夫會毆打、用語言虐待妻子等讓妻子屈服;強迫型是指只在進行性行為時使用強制行為(控制手腳、強制開腿等)的強姦類型;而癡迷型則指用那些比較不“正統”的方式(束縛、sm等)對妻子進行強姦。

在現實中,妻子受到的侵害通常是多種類型的混合體。但要記住,無論伴侶采取了哪種強迫方式,只要這次性行為沒有得到妻子的同意,就是婚內強姦。婚內強姦經常會給受害者留下嚴重的身體、心理傷害,例如抑鬱症、PTSD等等,萬萬不可取。

什麽樣的人更容易做出,婚內強姦?

如果能找到一些規律,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預防悲劇的發生。首先要考慮的,就是非性相關的家庭暴力。在被家暴的婦女中,有34%的人提到自己曾被婚內強姦,只有3%的未曾經歷過家暴的女性報告了婚內強姦。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社會學教授艾米·D·馬歇爾(Amy D. Marshall)指出,家暴的丈夫對妻子進行的肢體和語言上的暴力,與他們對妻子采取性相關的脅迫呈現正相關的關係。

除此之外,婚內強姦更容易發生在質量不夠好的婚姻關係中,例如兩個人經常不在一起、溝通不暢或兩個人之間不再有親密感等等。

社會地位差距較大、在婚姻中處於明顯“弱勢”的妻子,也更容易遭受婚內強姦,例如妻子明顯更年輕(歲數相差10歲以上)、學歷收入差更多、更缺乏社會資源,以及家庭主婦、孕期的妻子、和生病的妻子等。

在特定文化中處於特定弱勢地位的妻子也面臨著遭受婚內強姦的困擾。在一項針對美國地區的調研中,研究者發現,非白人的妻子,例如黑人或印第安人,更容易成為婚內強姦的受害者。

實施婚內強姦的丈夫,通常都對妻子有極強的占有欲,沈浸在夫妻關係給他帶來的權力感中。這些丈夫不一定在社會上處於權力的上風向,不一定擁有多麽高的社會地位,但他在妻子面前卻高人一等。這樣的人更容易把妻子當作自己的“所有物”,要求妻子履行她所謂的“妻子職責責任”。

 我是受害者,我該怎麽辦?

令人痛心的是,遭遇婚內強姦的女性很少真正地對施暴者進行反抗。有研究發現,比起非婚內性暴力的受害者,婚內強姦的受害者實施反抗的概率要低68%。即使反抗,更多地也只是採取語言上的反抗。

聖約瑟夫大學的社會學教授拉奎爾·肯尼迪·卑爾根(Raquel Kennedy Bergen)對家暴受害者庇護所中的40名女性進行了深入的質化研究,她發現,這些深受婚內強姦之害的受害者們,受到傷害時絕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應都不是尋求幫助或者離開丈夫,她們會一直忍到暴行加重到實在無法忍受的時候才離開。

她們這樣做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害怕被報複、覺得羞恥或者自我責怪等。最要命的是,她們中的很多人都以為婚內強姦並不是什麽嚴重的問題。可見,婚內強姦明明並不少見,卻很難得到輿論的重視。

其實,即使結婚,妻子依然是獨立個體,她的性權利依然不可侵犯。目前已經有了多個婚內強姦的有罪判例。只要是違背對方意願發生的性行為,就是強姦,無論這個人是不是你的妻子。

更多科學與科技新聞都可以直接上 明日科學網站 www.tomorrowsci.com

[1]Frieze, I. H. (1983). Investigating the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 marital rape. Signs: Journal of Women in Culture and Society, 8(3), 532-553.

[2]Marshall, A. D., & Holtzworth-Munroe, A. (2002). Varying forms of husband sexual aggression: Predictors and subgroup differences.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16(3), 286.

[3]Martin, E. K., Taft, C. T., & Resick, P. A. (2007). A review of marital rape. Aggression and Violent Behavior, 12(3), 329-347.

[4]Monson, C. M., Langhinrichsen-Rohling, J., & Binderup, T. (2000). Does “no” really mean “no” after you say “yes”? Attributions about date and marital rape.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15(11), 1156-1174.

[5] Guokr & Wikipedia

You May Also Like

科學家成功將光子瞬間轉移六公里

加拿大和美國一項研究成功將光子「瞬間轉移」六公里的距離,為未來量子網絡邁出第一步,將有助解決網絡竊聽…

國際研究團隊發現最靠近地球的太陽系外行星比鄰星 b,其可能孕育有生命

一個國際研究團隊藉由最先進的天文儀器確認了「比鄰星 b」(Proxima b)的存在。這顆像地球的行…

研究人員認為,一座位於火山口的極酸湖泊可能能夠展示出,生命是如何曾經生存於火星上的

在火星上搜尋生命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僅僅是因為我們難以到達火星上,也是因為就我們所知,火星極度不適宜…

科學家在候鳥的眼睛裡發現量子力學的證據!

鳥的眼睛裡竟發現量子力學 會在夜間遷徙的歐洲知更鳥(Erithacus rubecola)登上了各國…

MIT 意外發現更環保提煉金屬的方法

古語有云,無心插柳柳成蔭;對麻省理工學院的物料科學教授薩多威(Donald Sadoway)來說,這…

NASA 太空船在小行星「班努」上找到了古代河流的證據

在 2020 年 10 月 20 日,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歐西里斯號(OSIRIS-REx)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