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研究:廁所烘手機易散佈細菌,醫療場所不宜使用

研究人員以紫外線顯示噴射式烘手機的細菌散播(圖:里茲大學)

英國一項研究發現,廁所常見的烘手機會吹散人們手上殘留的細菌,導致廁所滋生更多的細菌。該研究在三個國家的實驗進一步證實,使用烘手機比擦手紙更容易讓廁所佈滿細菌。研究團隊並建議,不要在醫療場所使用烘手機。

噴射式烘手機

在 2014 年,英國里茲大學( University of Leeds)研究團隊發表一項研究,認為公共廁所中的免觸碰噴射式烘手機並不衛生。研究發現,即使人們在洗手後使用烘手機,不過大部分的人沒有正確洗手,因此烘手機會將人們手上沒洗乾淨的細菌吹散到空氣中。這些細菌會散落到四周表面,導致廁所可能佈滿細菌。

該研究重現公廁場景的實驗發現,噴射式烘手機比起衛生紙巾多了 27 種細菌,而且這些微生物在 15 分鐘後會散播的空氣中。

跨國實驗

現在,研究團隊進行了更大規模的研究來證實烘手機是不衛生的。里茲大學醫學微生物學教授馬克·威爾科克斯博士(Mark Wilcox)及研究團隊,研究手部乾燥方法如何影響細菌在醫院廁所散佈,此議題非常重要,因為許多嚴重感染均發生在醫院環境。

這項調查為期超過 12 週,在英國里茲、法國巴黎及義大利烏迪內三個城市的醫院進行。每個地點都有兩間廁所,由篩選過的病患、醫療人員和訪客使用,一間僅提供噴射式烘手機,另一間僅提供擦手紙。實驗期間連續四週,每天都採集空氣樣本和廁所表面的棉籤樣本,接著兩週停止採集後,兩間廁所提供的乾手方式互換。這樣的流程連續實行三次。

這些樣本的培養物顯示,當廁所使用噴射式烘手機時,空氣及表面樣本培養皿的細菌總數較高。最特別的是噴射式烘手機表面和擦手紙表面的差異:在烏迪內的醫院廁所,烘手機表面多出 100 倍細菌,在巴黎是 33 倍,而在里茲則是 22 倍。

在英國的實驗中,發現使用噴射式烘手機期間,惡名昭彰的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 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數量為使用擦手紙的三倍。同樣的,對盤尼西林及頭孢菌素具有抗藥性的菌種,也就是抗藥性腸內菌 (ESBL-producing organisms),以及相當難治療的致病性腸球菌種,也在使用期間具有顯著性高頻率及數量。在巴黎和義大利醫院,兩種乾手方式也都發現少量致病性或抗藥性菌種。

醫療場所不宜使用烘手機

研究團隊表示:「我們認為烘手機並不適合醫院環境,鑑於此,現行英國國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等機構,對於建築感染控制規範需要修訂並加強。」研究團隊強調,鑑於存在風險,幾乎沒有在公共場合使用烘手機的理由。

基於較早的研究,法國衛生官員最近更新他們的指導方針,以禁止在醫院使用烘手機。英國政府近期也不鼓勵在類似場所使用烘手機,但理由是噪音考量。其他國家都沒有相關規定禁止公共場所使用烘手機,在美國也沒有任何限制。

威爾科克斯教授解釋:「問題開始是因為有些人沒有正確洗手。事實上,烘手機產生的氣懸膠體(aerosol)會污染廁所,包括烘手機本身,也可能在水槽、地板以及其他表面,具體取決於烘手機的設計及安裝地點。」若人們接觸到這些表面,就可能被病菌污染。

威爾科克斯教授補充:「相較之下,擦手紙會吸掉手上殘留的水分及微生物,如果將其正確丟棄,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就會降低。」

 

參考資料:

  1. Kovner, A. (2018. Sep. 10) Hand Dryers Spread Bacteria So Dramatically That Scientists Think They’re A Public Health Threat. iflscience
  2. Best, E. et al., (2018, July 10). Environmental contamination by bacteria in hospital washrooms according to hand-drying method: a multi-centre study. 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 https://doi.org/10.1016/j.jhin.2018.07.002
李依涵
李依涵 18 文章
任職於台北的醫院,閒暇之餘喜歡寫作、讀書,喜歡看一些新奇的知識。特別對醫學、生物、生化、生物科技、環境有興趣。有任何問題請不吝聯繫,與人交流經驗是很棒的題材。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