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模特兒戰勝心臟病,背著人造心臟做運動

(圖:Andrew Jones)

兩年前,一名一向身體健康、熱愛健身和舉重的年輕人被送往醫院,醫生對他說他患上了一種嚴重的心臟病,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

2012 年,美國康涅狄格州的安德烈·鍾斯(Andrew Jones)第一次在跑步中感到呼吸困難。兩年後他開始咳血並發高燒,因被這些症狀嚇到,立即趕往醫院,醫生診斷這個 26 歲的年輕人得了心肌病。很快,他變得很虛弱,甚至不能站立、行走或者自行穿衣。幾個月後,醫生告訴他,如果不馬上進行心臟移植,他可能會死。

心肌病不是只有一種病徵,而是一系列會影響心臟結構並減少供血到身體各處的症狀。心肌會變大、增厚、變硬;或是被疤痕組織替代。鍾斯的病令他十分虛弱,不能走,不能舉重,生活從始變得頹廢。

由於當時沒有可移植的心臟,醫生決定為他裝上了一個心臟起搏器和一個人造心臟,讓鍾斯從此把這些機器放在背包裡,背著他的心臟生活。自從經過這手術和科技的幫助後,他開始慢慢恢復,現在甚至回到了健身房。他的人造心臟有兩個管子連到體外,跟他背包裡的機器連著。這個機器把壓縮空氣送入心室,讓血液流至身體各處。他的醫生說,只要他在常規檢查時向醫生報告他的日常舉重訓練,他便可以繼續健身。

裝上人造心臟後,鐘斯再次回到健身室
裝上人造心臟後,鐘斯再次回到健身室

儘管與死神擦肩而過,他現在終於回到了他心愛的健身房,每次健身後都因自己還活著而感恩。回憶起之前的心臟衰竭,鍾斯說:「即使是我最仇恨的敵人,我也不希望這事會發生在他身上。你不能呼吸;不能思考;不能吃和不能睡。得了這種病讓我陷入無盡的抑鬱和身體的疼痛中。我必須停止工作,因為我不能站著超過十分鐘;怕去廚房因為這必須上下樓梯;沒有一次自己穿衣服時沒有一次不氣喘呼呼。我的生活開始崩潰,而我只渴望能夠解脫。」

鍾斯說:「我曾盡最大努力克服呼吸短促,但是只要心臟不正常工作,我沒有辦法訓練。現在,有賴我的人造心臟,讓我重獲新生。我基本上已恢復到以前的那個自己,能帶著激情接受高強度訓練了。在保證健康和人造心臟安全的前提下,做自己能做的每一件事。」

鐘斯與美國心臟協會成員合照(圖:Hearts At Large)
鐘斯與美國心臟協會成員合照(圖:Hearts At Large)

鍾斯甚至開始建立自己的慈善機構,Hearts at Large(逍遙自在的心臟),希望能提高器官捐獻的意識,在 Instagram 上已經有超過 14000 個粉絲(@FitnessWithAJ)。他說,「我以前一直熱愛健身,但從未花時間感恩我能夠做運動的福氣。現在每次健身後都淚流滿面,因為我還活著,還能訓練,這實在令人驚喜。」

有些人會把自己的傷疤藏起來,而鍾斯則很驕傲擁有這些疤痕,並解釋給每一個問他為什麼總背著背包的人聽。他說:「我在零售店兼職,總有顧客問我為什麼背著背包。當我告訴他們時,反應總是很震驚。他們以為我在開玩笑,因為我看上去是那麼的健康。」

「我一點都不害怕面對公眾,甚至在其他人面前脫掉衣服。雖然我盡量從他們的角度考慮,因為有些人可能會因此感到不舒服。但是對於解釋我的裝置是甚麼、它的功能、我為甚麼需要它,對這些問題我完全沒有忌諱。」他經常想起在住院的那四個月期間,他的情況有多嚴重,他說:「儘管這樣,我不能不想著那些因為身體狀況而不能接受移植的人,或是那些沒有辦法接觸較好醫療資源的人。這是我希望在 Hearts at Large 能改變的事,希望能讓現在已經很先進的科技更進一步,拯救更多的人。」

王瑾瑜
王瑾瑜 81 文章
明日科學見習編輯,科大生化系畢業,現於美國攻讀博士學位。熱愛科幻小說,希望能將最新最前沿的生物醫學科技新聞傳達給大家。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