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Canva

What is 鳳梨酵素

萃取自鳳梨科植物的莖、果實、葉子的蛋白質分解酵素&非酵素的混合。通常鳳梨的莖不會被食用而丟掉,但在1957 年科學家發現鳳梨莖有豐富的鳳梨酵素,經過冷凍、榨汁、離心、超過濾和冷凍乾燥,能產出淡黃色粉末,也就是萃取的鳳梨酵素。市面上所見通常是粉包、錠劑或膠囊的形式。

鳳梨莖vs鳳梨果

鳳梨莖與果的鳳梨酵素不同,分別是酵素編號 3.4.22.32、3.4.22.33。鳳梨酵素產品基本上是鳳梨莖,也就不需標明鳳梨莖或鳳梨果酵素。要自己製作鳳梨酵素的話,就須注意鳳梨莖與果鳳梨酵素的不同。有關鳳梨酵素的研究,也多數是用鳳梨莖酵素。

有研究比較了莖與果酵素的活性。將 1700g洗淨去皮的鳳梨莖榨汁,酵素活性是每公克 2,100 GDU;而600 g洗淨去皮的鳳梨果實榨成 300cc的汁,酵素活性是每公克 1,450 GDU。把鳳梨莖與果的汁液再濃縮萃取,可以獲得更高活性的產物,實驗做出了活性14,875 GDU/公克的鳳梨莖酵素,而鳳梨果酵素則是 6,000 GDU/公克,但正常家裡不會有設備可以達成。

根據研究數據, 600g鳳梨果榨汁的鳳梨酵素活性,跟保健品形式的活性差不多。也就是每天吃150g左右的鳳梨,就能攝取許多鳳梨酵素活性。但要注意,鳳梨莖、鳳梨果的酵素不同,而且相關研究多使用鳳梨莖酵素,除了促進消化之外,目前無法證實鳳梨果有一樣的作用。

發酵鳳梨酵素 vs. 鳳梨酵素

將切片鳳梨與糖放在密封罐,蓋上蓋子作發酵,雖然也會產生一些酵素,但種類就不相同。發酵是以微生物去分解有機物的化學反應,而微生物會產生自己的酵素,也就是發酵後的鳳梨除了鳳梨果酵素,還會有微生物的酵素,我們一直在說的鳳梨酵素,只是鳳梨莖本來就有的酵素。發酵鳳梨的產物跟鳳梨酵素都可能有助於健康,但並非一樣的物質。

鳳梨酵素的作用

有多種酵素活性,包含內肽酶、磷酸酶、葡萄糖苷酶、過氧化物酶、 escharase 、纖維分解酶,其生理作用基本上是這些酵素延伸。一般認為鳳梨酵素能幫助食物消化。研究發現,口服後仍能在血漿中測到鳳梨酵素,保有完整的酵素活性,也就有機會完整的在人體內循環。目前鳳梨酵素的相關研究包含抗發炎(減緩疼痛與腫脹)、抗腫瘤、改善胃腸道(消化不良與細菌感染的腹瀉)、抑制血栓、促進藥物吸收、處理傷口等面向。

鳳梨酵素抗發炎的可能機制:增加血漿中溶解纖維蛋白的活性,減少纖維蛋白原濃度、抑制血栓。減少緩激肽濃度,減緩腫脹與疼痛。調節發炎相關的前列腺素濃度、免疫細胞的黏附分子。

退化性關節炎

有研究針對 40 位膝蓋退化性關節炎患者進行四個月的實驗,隨機受試者分成鳳梨酵素組(500mg/天,活性 2,000 GDU/g)或 diclofenac組 (消炎藥物 100 mg/天)。發現第四週時,兩組減緩關節炎症狀的效果類似;第十六週時,鳳梨酵素組改善了疼痛、僵硬、活動度上。不過目前臨床證據還不夠充分,並不能證實鳳梨酵素能減緩退化性關節炎的疼痛與腫脹。

拔智齒的疼痛與腫脹

有研究發現,拔牙後服用鳳梨酵素可能減少疼痛與腫脹,但研究規模都較小,需要擴大規模才證實其幫助。此外,相關研究使用的鳳梨酵素劑量是100~400mg/天。

細菌感染的腹瀉

有些研究證據顯示鳳梨酵素能對抗腸病原體,例如霍亂弧菌與大腸桿菌,而這些病源體的外毒素會導致腹瀉。鳳梨酵素可能與腸道的第二訊息交互作用,以降低腹瀉機率。補充鳳梨酵素可能對抗細菌的黏附作用,因為鳳梨酵素能分開大腸桿菌與腸粘膜上糖蛋白接受器的連結。但也沒有足夠證據確定鳳梨酵素真的能改善細菌感染的腹瀉。

鳳梨酵素注意事項

首先還是要清楚酵素的劑量跟活性,要知道酵素的量之外,也要注意酵素活性單位。 GDU/g、 CDU/mg還有 FCC PU/mg都是可能的活性單位。舉例來說,產品標示2100 GDU/g、每顆膠囊含600mg的鳳梨酵素,那麼一顆膠囊的酵素活性就是2100 GDU/g x 0.6g(600mg)= 1260 GDU 。

酵素的作用具有專一性,只能在特定分子(澱粉、雙糖、三酸甘油酯、蛋白質)或鍵結(澱粉內葡萄糖的鍵結、蛋白質內的胜肽鍵)才有效果。不同酵素活性單位能表示酵素特性,DU代表酵素對澱粉的分解活性、 GDU 代表酵素對明膠的分解活性,CDU 代表酵素對蛋白的分解活性。由於作用對象不同,不同酵素單位很難以互換。

常見單位 GDU 、 CDU 與 FCC之間無法直接互換,難以比較不同活性單位的活性。也要注意,沒有標示活性單位的產品並非沒有活性,只是酵素的能力而已。

雖然鳳梨酵素通常很安全,但少數人可能會產生噁心、嘔吐、腹瀉、過敏與不正常出血的情形。此外,相關安全資料不足,孕婦、出血問題、高血壓、肝臟或腎臟疾病、服用抗凝血藥物的人,還是盡量避免鳳梨酵素。

更多健康知識都可以直接上,明日科學網站: www.tomorrowsci.com

參考資料

  1. Muhammad ZA, Ahmad T. Therapeutic uses of pineapple-extracted bromelain in surgical care – A review. J Pak Med Assoc. 2017;67(1):121-125.
  2. Singh T, More V, Fatima U, Karpe T, Aleem MA, Prameela J. Effect of proteolytic enzyme bromelain on pain and swelling after removal of third molars. J Int Soc Prev Community Dent. 2016;6(Suppl 3):S197-S204. doi:10.4103/2231-0762.197192
  3. Majid OW, Al-Mashhadani BA. Perioperative bromelain reduces pain and swelling and improves quality of life measures after mandibular third molar surgery: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J Oral Maxillofac Surg. 2014;72(6):1043-1048. doi:10.1016/j.joms.2013.12.035
  4. Mendes ML, do Nascimento-Júnior EM, Reinheimer DM, Martins-Filho PR. Efficacy of proteolytic enzyme bromelain on health outcomes after third molar surgery.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 Med Oral Patol Oral Cir Bucal. 2019;24(1):e61-e69. Published 2019 Jan 1. doi:10.4317/medoral.22731
  5. Liu X, Machado GC, Eyles JP, Ravi V, Hunter DJ. Dietary supplements for treating osteoarthriti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Br J Sports Med. 2018;52(3):167-175. doi:10.1136/bjsports-2016-097333
  6. Kasemsuk T, Saengpetch N, Sibmooh N, Unchern S. Improved WOMAC score following 16-week treatment with bromelain for knee osteoarthritis. Clin Rheumatol. 2016;35(10):2531-2540. doi:10.1007/s10067-016-3363-1
  7. Brien S, Lewith G, Walker A, Hicks SM, Middleton D. Bromelain as a Treatment for Osteoarthritis: a Review of Clinical Studies.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04;1(3):251-257. doi:10.1093/ecam/neh035
  8. de Lencastre Novaes LC, Jozala AF, Lopes AM, de Carvalho Santos-Ebinuma V, Mazzola PG, Pessoa Junior A. Stability, purification, and applications of bromelain: A review. Biotechnol Prog. 2016;32(1):5-13. doi:10.1002/btpr.2190
  9. Pavan R, Jain S, Shraddha, Kumar A. Properties and therapeutic application of bromelain: a review. Biotechnol Res Int. 2012;2012:976203. doi:10.1155/2012/976203
  10. Castell JV, Friedrich G, Kuhn CS, Poppe GE. Intestinal absorption of undegraded proteins in men: presence of bromelain in plasma after oral intake. Am J Physiol. 1997;273(1 Pt 1):G139-G146. doi:10.1152/ajpgi.1997.273.1.G139
You May Also Like

你喝一瓶就倒?正常人每天最多能喝多少啤酒

當酒精進入體內後,經由胃及小腸吸收(20%由胃吸收、80%由小腸吸收),吸收的酒精接著便進入肝臟代謝…

眼袋怎麼消除?有快速消除眼袋的保養品嗎?

也許你天生就有超顯眼的眼袋,又或是因為身體狀況才讓眼袋跑出來。這時如果有瞬間消除眼袋的產品,是不是非…

化妝後如何補防曬?防曬噴霧有效嗎?

防曬的重要性廣為人知,但確實作好防曬的人很少。許多人對於防曬產品有所顧慮,有些人則是覺得為時已晚而放…

看不清楚的飛蚊症?是老化還是眼睛異常?

你有飛蚊症嗎?常常會看見一點一點的黑色東西,就像蚊子在眼前亂飛? 飛蚊症面對全白背景時會很明顯,眼前…

超級細菌多可怕?抗生素還要吃嗎?

大家有聽過超級細菌嗎?許多媒體聽到超級這個詞,就大肆宣染其危險,造成民眾人心惶惶。甚至台灣有多種超級…

哈佛學者也接業配?醫學文獻回顧造假事件

近幾年網路媒體,「業配」幾乎是人人皆知的現象。除了網紅、媒體會接業配,學術方面的期刊、教授也可能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