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導致永久凍土融化,釋放古老細菌及病毒

縱觀歷史,人類與細菌和病毒一直並存。從瘟疫到天花,人類透過免疫系統、抗生素及疫苗對抗病原體,而病原體也演化出了新的方式感染人類。

自從亞歷山大·弗萊明(Alexander Fleming)發現青黴素以來,我們使用抗生素快一個世紀了。而細菌也演化出抗藥性抵抗人類的抗生素,形成了一場永無止境的僵局。

數千年以前的病毒細菌

但是如果有一天,來自數千年前的致命細菌和病毒,甚至是我們前所未見的細菌,突然間捲土重來,人類有能力抵抗它們嗎?這些病原體究竟將如何影響人類?

科學家認為,我們可能即將找到答案。近年的全球暖化現象,導致凍結多年的凍土開始融化,一些休眠在凍土裡的病毒和細菌正在被重新釋放,開始恢復生機。

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Aix-Marseille Université)的進化生物學家讓·蜜雪兒·克拉維萊(Jean-Michel Claverie)向英國廣播公司解釋說:「極度寒冷,沒有氧氣,並且無日照的永久凍土是細菌和病毒的儲存庫,古老的永凍層中可能蘊藏著能感染人類或動物的病原體,包括過去曾引起全球流行病的細菌和病毒。」

當凍土解凍時,被凍結的病毒會開始擴散。2016 年的炭疽疫情的傳染源,相信便是一頭被凍在凍土中長達 75 年的野鹿。現在,科學家認為,永凍層熔化的步伐增快可能會釋放出數千甚至數百萬年前的病毒和細菌。

保持冷凍

2007 年的一項研究表明,上世紀導致多達一億個死亡個案的西班牙流感病毒,可能透過埋於阿拉斯加苔原的病人屍體中生存。2011 年,研究人員伯里斯·雷維奇(Boris Revich)和瑪麗娜·波朵拉亞納(Marina Podolnaya)寫道:「由於永久凍土融化,18 世紀和 19 世紀的致命感染性媒介可能捲土重來,特別是在那些曾埋葬過感染病人的地區。」

未來的努力

由於氣候變化,永凍層熔化已經達到驚人的速度。我們無從知道被凍結的病毒,將會在什麼時候從現在變薄的永久凍土層中爆發。 克拉維萊說:「病原微生物復活,並且感染我們的情況為非零概率。 我們不知道如何發生,但這絕對是一種可能性。」

我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確保我們擁有足夠的疫苗來抵禦任何的疾病爆發,並繼續努力結束全球變暖,從問題的根本解決這個危機。

 

參考資料:

  1. Fox-Skelly, J. (2017, May). There are diseases hidden in the ice, and they are waking up. BBC.
  2. Luhn, A. (2016, August). Anthrax outbreak triggered by climate change kills boy in Arctic Circle. The Guardian.
  3. Taubenberger, JK., Hultin, V. & Morens, DM. (2007). Discovery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1918 pandemic influenza virus in historical context. PubMed.
陳澤蒞
陳澤蒞 49 文章
明日科學編輯,香港理工大學科學碩士。空餘時間喜歡閱讀、旅遊及為 Arduino 單片機編寫程式。夢想是建立一個非牟利組織,在網絡上推廣平等機會及社會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