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PBS)

自從 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出現,它背後的道德及倫理問題一直備受爭議,而科學界的立場一直比較謹慎和保守;研究人員雖然明白到這一技術的潛力,但基因編輯始終對人類未來的影響十分重大,絕不能輕率而行。 

不過,美國國家科學院(NAS)今年一份報告顯示,科學界在這個問題的立場已經開始軟化。研究委員會的主席阿爾塔沙羅(Alta Charo)指出:人類基因組編輯對幫助理解、治療或預防許多破壞性的遺傳疾病,以及改善許多其他疾病有巨大的作用。然而,通過基因組編輯來提高人們的某些特性或能力,而不是追求正常健康,則令人擔憂,令人疑問這科技的益處是否超過有關的風險,以及公平性的問題。

預防遺傳疾病

該報告亦支持了「生殖細胞工程」(germ-line engineering),一種允許父母產子的同時,確保他們不會把遺傳疾病傳給後代的技術。科學家呼籲,此技術應受到更嚴格的規定,但他們承認,全球禁止這種技術是不切實際的。

委員會的另一位主席理查海因斯(Richard Hynes)教授表示:「基因組編輯研究很大程度上要靠國際性的共同努力,所有國家應確保任何潛在的臨床應用安全和隨後反映的社會價值,並要進行適當的監督和監管。」

風險和道德困境

專家們對基因編輯最大的擔憂在於它有可能被用來「設計嬰兒」。雖然現在所有的努力都集中在使用CRISPR 技術來預防遺傳性疾病,但科學家無法保證未來的研究不會被用於設計比正常人更強壯、美麗或聰明的嬰兒。

如果將來只有一部分人能夠負擔這個技術,那該怎麼辦呢?它會使基因工程嬰兒和自然出生的嬰兒之間產生社會分化嗎?而且,該技術的風險目前也並未完全瞭解。在一些罕見的情況下,CRISPR 基因編輯有可能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 

當然,我們離真正設計一個人類胚胎還有很遠的距離。目前,普遍的基因編輯技術僅以動物進行測試,而且在運用在人類身上之前需要大量的時間來進行研究。但正正因為這個科技目前仍未用於人類身上,我們必須及早進行有關的討論,確保未來研究並不會造成災難性的影響。

 

參考資料:

  1. Charo, A. (2017, February). With Stringent Oversight, Heritable Germline Editing Clinical Trials Could One Day Be Permitted for Serious Conditions; Non-Heritable Clinical Trials Should Be Limited to Treating or Preventing Disease or Disability at This Tim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2. Harmon, A. (2017, February). Human Gene Editing Receives Science Panel’s Support. New York Times.
You May Also Like

歐盟核准首款伊波拉病毒疫苗上市

歐盟執委會(The European Commission )正式核准默克集團(Merck)研發的伊…

Google 母公司於加州釋放 2000 萬隻受感染蚊隻,控制傳染病

隨著氣候的轉變,環境變暖令蚊蟲更容易滋生,加劇疾病的傳播。當中,著名的埃及伊蚊(Aedes aegy…

瑞典研究:週末「補眠」可減少死亡風險

最近一項研究指出,每晚只睡 5 小時的成人,死亡風險增加高達 65%。但有趣的是,平日只睡 5 小時…

解決胰島素價格過高,生物駭客協助患者 DIY 胰島素

第一型糖尿病的患者無法自行生產體內所需的胰島素,因此無法有效控制血液中的血糖,這些患者必須施打胰島素…

科學家發現,糖尿病藥能干擾癌細胞能量供應,治療頭頸癌

藥品的「副作用」一向都是一個負面的名詞,讓人立刻想到頭痛、噁心、肌肉無力等惱人的副作用。然而,最近一…

法國立法規定向兒童強制接種 11 種疫苗

法國總理愛德華·菲力普(Édouard Philippe)宣布,政府將從 2018 年起,把衛生部建…